內蒙古蒙能招標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內蒙古蒙能招標有限公司 >> 法治招標>> 舉案說法 >> 正文查看

搶手機后轉走微信錢包內零錢的行為定性

【案情】

2018年5月11日23時許,被告人張某預謀搶劫,見李某只身一人,于是用水果刀逼迫李某交出值錢的東西,李某交出手機,張某拿過手機后逃走。經鑒定該手機價值2000元。次日,張某試出了該手機的開鎖密碼,并發現手機微信錢包內有零錢4000元,隨即將錢轉走。

【評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張某搶走手機后又轉走微信錢包內零錢的行為該如何進行定性。

筆者認為,張某搶走手機的同時亦相當于搶走并占有了微信錢包內零錢的存在載體,前面搶劫手機的行為與后面秘密轉走微信錢包內零錢的行為不能割裂開來看,應當作為一個整體來評價,即應以搶劫罪一罪論處。故應以搶劫罪(數額6000元)一罪對張某進行處罰。具體理由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搶劫信用卡后使用、消費的,其實際使用、消費的數額為搶劫數額。”如此規定,是因為卡上資金以信用卡作為載體而存在,它與信用卡之間具有一體性和分離性的雙重特性。一體性表現在,一旦事實上占有信用卡這一載體,就可以實現對卡上資金的占有;分離性表現在,即便沒有事實上占有信用卡這一載體,也可以通過掛失等方式實現對卡上資金的占有。當以搶劫故意占有信用卡時,由于卡與資金之間具有分離性的特點,不能就此認為行為人已經搶得了卡上的資金;但又由于卡與資金之間具有一體性的特點,行為人對卡上的資金必然具有概括占有的故意,那么使用信用卡只是搶劫故意的進一步實現,不能理解為另起犯意,因為沒有搶劫行為,就不可能有使用行為,二者猶如皮與毛的關系,因而不可將使用行為進行單獨評價。

同理,隨著金融業的繁榮、手機行業的快速發展以及互聯網的普及,微信錢包內的零錢以手機微信作為載體而存在,手機微信與微信錢包內零錢之間也同樣具有一體性和分離性的雙重特性。當張某搶得手機時,對手機微信錢包內零錢同樣具有概括占有的故意。利用手機微信轉款的行為只是搶劫故意的進一步實現,而非另起犯意,如果沒有搶劫手機的行為,就不可能發生利用手機微信轉款的行為,不宜將利用手機微信轉款的行為進行單獨評價。故本案應以搶劫罪一罪論處。

(作者單位:重慶市長壽區人民法院 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檢察院)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周玉玲 高蘊嶙

九龙心水高手论坛网站